高贵的咖啡豆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Dead Rising(黑花)

上卷·血染夕晖
校园审判者 一(1)已修
  校园审判者一
  这个校园由我管理,凡是有意破坏校园规章制度者,审判将由天而至。
  ——虚幻的审判。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路边摸出打火机,燃一支香烟,不在意的模样,四下看了看,他眼睛有点红,神情隐隐有些疲惫。
  街上行人不多,一个个神色匆匆,都想在这春寒料峭的冬末天里,快点找个暖和的地方歇歇。
  他吸了几口,随手将半截燃着的香烟扔到地上碾息,这时一辆黑色捷达驶近,停在那里。
  医生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司机是个男人,大概二十几出头,说得上是眉眼干净刚出社会闯荡的模样,坐着的姿势微有些随意,但是肩背挺得很直。身上是便装,熨帖整洁,格子衬衫开着最上边的扣子,露出刚毅的下巴,五官清楚,带着副无度数的黑框眼镜遮住猫样的眸子,整人显得迷迷糊糊。
  乍一看,是很憨厚老实的人,又能给人很干净无害的感觉。
  此时他双手并不离方向盘,医生一系好安全带他就缓缓启动汽车,车子行驶半响两人无语,医生用修长干净的手指撑着着下巴侧头看他,重新点上一根烟,车内弥漫着雾气,医生他声音低沉缓磁很是性感,“阿邪,你用不着太紧张,那就一群疯子,做好自己的事就成。”
  “…嗯,我知道。”
  见吴邪面不改色地应下来,医生蹙着入鬓的眉把目光停留在吴邪不自觉抓紧的左手上,脸上不声不色把燃了一半的香烟给按熄到车台烟灰缸中。解雨臣暗斟酌一番,也不知道对他家家长打保票把他拉开这事是不是做对了。
  不过,一想到他以前队长一副面瘫样还真是受不了。得了,把人送到自己就该享清福去。
  “哈唔…这几天赶着动那个大手术,困死我了,我先睡会,到了叫我。”解雨臣伸伸懒腰就着往椅背靠去,蜷缩着闭目养神,权当休息。吴邪会意点点头,看解雨臣到现在连大褂都没脱下来,也知道他是有多忙。一时之间寂静笼罩下车间,灰色玻璃隔去车外喧闹。
  “救命啊…救…”
  车子本在缓慢行驶,吴邪在一处拐弯看到前面水泄不通的道路,与零洒在地的血迹。墨黑捷达急刹车停在路边,车前路边人群中心躺着一个人,满身是血。半圈马路满满围了路人,有人抱着伤者哭喊,表情各异,却没一个围观的路人主动打电话叫救护车。
  “救命啊!拜托…拜托你们救救他!!”一个女孩紧紧抱着伤者叫喊,她不住向围观的路人低头,身子是跪着的,漂亮眼睛睁得很大,通红通红,跟衣服上沾的,满地的血似乎把眼睛要刺伤了。“救命,求求你们救命!我们再也不会做那事了拜托你们救命拜托…”
  “让一让,让一让!”
  吴邪停稳车急忙打开车门扒开人群跑过去,解雨臣被他这么一个急刹车弄醒,入眼便是人群,脚下延淌一摊血,医生抽了手机直接拉门把开车门下车快步到后备箱拎急救箱跑过去,吴邪已经先一步进去人群中,伤者是十七八岁的男孩,被个同样年龄的女孩抱着头看不清楚情况,吴邪废了很大劲让抱着伤者的女孩子松开手,兴许是见解雨臣还穿着白大褂才没有再扑过去。医生打开急救箱快速帮男孩止血检查,人已经晕过去了。脑部出血很多,不过不像一般被车撞的伤口,具体情况还是需要转移去医院全面检查动手术才知道。“脑出血,头部很多伤口,像是外力造成的,我已经拨了120,快!找夹板固定病人头部,先到医院再说!”
“好!”吴邪听声落就转身往车上跑。
  “啧,这人是中邪了,救不活的,老天不让他活的。”见解雨臣说这话,围观的路人中即刻有人说出了这么句不着头脑的话。解雨臣冷眼一横,那几人就立刻禁声了,左右张望着要离开。吴邪对这话有些疑惑,不过现在的形情并不适合追究这些。
  “不,不是的…别听他们胡说,医生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救救他…”女孩听这话一惊,立刻就要跪扑过来,幸好被刚找回两个硬纸盒的吴邪一把扶住。
  “我们一定会救他,你现在,好好待着。”
解雨臣给吴邪打了个眼色,吴邪松开女孩自己蹲下来跟解雨臣一齐紧急处理伤口,知道现在的情势女孩蹲下来不敢再乱动,只是口中不住小声哭泣,一双手下意识地蹭自己染血的衣角。解雨臣略为不耐烦地挑眉跟吴邪把人平躺着抬上车,让吴邪把那女孩领进来,自己则是屈腿蹲在后座给伤者打强心剂,确保他不会在去医院的路上翘掉。随后掏出手机按下快拨键,电话一通就一阵不带停顿的狂轰。“子扬?中华六街第四个红绿灯处发生撞人事故伤了一人估计是脑出血两分钟内腾出时间在市中心医院接人我跟吴邪现在过去你让张起灵带人守案发现场我这还有一个伤者亲属顺带来医院做心理安抚就这样。”
  “右拐上最近的市医院。”
  解雨臣交代完事按断电话把手机往角落随便一丢,注意力又回到伤者身上。最近的医院并不远,开快车也不过短短几个呼吸间,而到了这个跟死神争夺时间的时候却对谁是煎熬,解雨臣看伤者越来越紧促的胸口起伏,眉头紧紧皱起,私家车里备有急救箱不过是他一时职业习惯,但就算再怎么齐全都好,还是没有氧气瓶,该死的!
  “还没到?!”
  话还没落音,车子刹的一声在医院门口停下,候在门口的专科医生与护士忙拉着移动床到车后座,解雨臣弓起身体伸手勾开车门朝车外吼,“准备供氧啊!”
  一群医疗人员跟莫苏被他吼得愣了愣,随后快速动作起来,安排供氧的供氧,移动伤员的移动伤员。直到见人进了急救室医生身体一滞,紧接眼前一阵漆黑,整人全软了下来就要摔倒,随后而来的莫苏见状立马横出胳膊把人撑住,另一手伸着摸到解雨臣攒得死紧的右手上,一颗一颗手指地把它掰开。浓密的眉毛皱成一团,他果然还是为那件事…“放轻松点,他们不一样。”
  再后几步是吴邪搀着那女孩,十月刚见秋收的天气风还是冷得渗人,而吴邪却见斗大的汗水顺着解雨臣俊美的脸庞下滑,此刻血色全无。急忙把女孩扶到走廊的排椅上坐好快步走到解雨臣身边,脸色有点担心,“小花,你没事吧?”
  “…没事。”
  缓了缓,解雨臣呆滞的瞳孔动了动,闭上眼再睁开,那里已俨然清明一片。抬手推开撑住他的莫苏,不着痕迹将右手从他手中抽回面无表情朝他点点头,表示无碍。整整情绪向女孩走去,越过吴邪的时候被拦住,肩膀被揽住,女孩被完全隔离视线中,吴邪给了他个不怎么顺利的眼色,解雨臣笑笑,伸手拍拍他的,继续走向女孩。
他蹲下来,朝女孩露出友好的笑容,“我从他的伤口来看他不是出车祸,你现在可以选择不说,不过即使今天他能活过来,事情不解决以后这事还再会有。”他停住声,在女孩惊讶的表情中慢慢与女孩对视着。“我是医生,如果可以,希望有什么是我能帮到你的,你可以先说说你所看到的。”
  许是他的话语或者眼神过于惑人,似大海般能令人沉静下来,女孩盯着他竟缓缓陷入回忆当中。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我们约了今天见面,我在中华少年宫等他,过了半刻钟他还没有过来,我打算去买杯冰水再回来等,我不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我过了马路,看见好多人围着,我看见好多血,接着我看见…我看见他了…他就躺在地上…那里好多血……地上,地上都是血……他们说是他自己撞的…不对,不对,一定是它来了!我看见好多血…真的有好多血…不是我……啊……不是……”
  女孩回忆着,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双手抱头把自己缩起来不住呢喃那句好多血,解雨臣直起身把人搂住,修长的指尖在女孩墨直的长发中来回穿梭,手掌压在女孩背上轻缓拍打安抚着,“没事了没事,不想了。”
声音语调温柔,冷剑入鬓的眉却无声蹙起。
  “啊…我不是……”女孩缩在他怀中如受了惊吓的兔子。
  见这般状况莫苏跟吴邪相望无语,两人默契地走出急救室的走廊,到医院外的自动贩卖机前晒蘑菇。
  “你要喝点什么?”
  吴邪掏出几枚硬币往投币口塞,按了一个雪碧的键回头问莫苏一句,莫苏没跟他客气,说了一样,等接过再说了句谢谢。之后两人无语地自做自事,吴邪打开瓶盖灌一口,侧着脸看莫苏,说不上长得多好看,但就是让人觉得顺眼约摸是一米七多的身材比自己稍微矮一点,不过厚实的长大衣也没法挡住这人恰到好处的身材。
  “你就是元局调来替代阿臣的新人?”在吴邪打量莫苏的同时莫苏同样也在注视着吴邪,比自己高点,跟个竹竿似的,听说是专攻犯罪心理学的硕士,手指白皙又修长,倒跟个唬人玩儿的艺术家那般,除了那张脸哪有半点军人的魄力?那么警察什么时候是靠脸蛋混饭的了?!见吴邪点点头,还是一副斯文温和模样,本着不爽解雨臣不说理由就调职的怒气没消,于是初次见面,向来乐观爽朗待人亲昵的莫苏同志一改常态,“也不怎么地嘛。”
  “欸…”一句介绍的话被梗在咽喉下,很明显这从小表现很乖学习很好在家人跟教授眼中就跟个宝似的乖宝宝某人还真没被人这么面对面直接否定过,现下就愣了,托托墨色简框款式的眼镜不着痕迹地皱皱眉,“我叫吴邪,比起很多人,我确实不怎么样。日后同事,还是请多指教。”
  莫苏斜兜吴邪一眼,他忽然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他不算是那种什么念头都藏在心底的人,相反他是那种藏不住秘密的人,他不喜欢吴邪,于是直接表现出来而不是在暗地里设套子。
为了小花?
吴邪看着他的表情伸出右手,他想这样的新同事还是会比较好相处。
  “这不代表我就接受你了!”有点气急败坏吴邪的风轻云淡,莫苏脸色转变几色,回握吴邪伸出来的手,不喜欢吴邪多半原因是因为解雨臣,还有不信他会真的能胜任刑侦这份工作,这不代表他要孤立新同事,平心而论莫苏还算不讨厌他的。
  “嗯…”吴邪对莫苏笑笑,刚想说什么就被手机铃声打断了,有些慌忙掏出手机,按接通键,“欸,小花?你那边怎么了?”
  “你跟莫苏上现场去,这女孩状况不好,我怀疑是创伤后压力症,你让解子杨来医院看看。”
  “好,你先找个地方歇会,不是说好几天没睡饱了么,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我现在就过去,回来再找你。”那头模模糊糊应了声好,吴邪把电话挂了,右手食指勾着车钥匙转两圈跟莫苏边走边说,“小花让我们先去现场,再让子扬过来看看那女孩。”
“小花?”
“额!不是,我是说阿臣。”
  莫苏狐疑扫他一眼,决定还是先干正事要紧,于是一口灌完汽水,随手丢进附近垃圾桶,有点兴奋应声,那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行!“走呗。”
  

评论

© 高贵的咖啡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