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咖啡豆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校园审判者一(3)(已修)
医生靠坐在椅子上,手中夹着一根烟,很是悠闲。他面前的工作间关上了门,解子杨正在里面给刚才一起过来的女孩做心理疏导,一排椅子的另一侧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人。墨镜,黑西装,还说是女孩的保镖,啧啧。
解雨臣手上的烟还没抽上,看台值班的小护士就走了过来直接抽掉按息在顺手拿来的烟灰缸中,“医院禁烟,下次再捉到你我就交给护士长。”
“我错了我错了~”医生皮笑肉不笑地耸耸肩,双手交替在胸前,配上血迹斑斑的白大褂,一双桃花眼中满是戏谑,显得特别无赖至极。
小护士被他呛了一声,气的转身就走,嘴上还不停嘀咕,神经病院的医生不是神经病就是无赖,都不正常!
解雨臣一听那真是给逗乐了,低头瞄一眼胸前的牌照,手摸着下巴蹭蹭,有那么神经?
这时工作间的门被打开,女孩身上披着一件外套,她倒是没有再哭,情绪也算稳定了下来,门打开的时候解子杨看到她不经意往里缩了缩,之后对在门外的解雨臣笑笑,保镖几人组立刻围了上去。
医生越过几人疑惑的眼神扫向他,解子杨面上线条柔和很多,给医生一个释意的表情。
“我去找个地方补下觉,剩下的你来?”趁女孩被众星捧花状,解雨臣一把勾过解子杨脖子低声道,熬了两天,他脑子跟缺氧一样。
解子杨扫一眼那人凤眼下浅青色的黑眼圈,伸了手想掐掐那脸,结果神情一凌,手伸出直接拍拍他肩膀,好兄弟地说,“走吧你,这几天手续都给你办懵了吧,这钥匙给你,我家就在附近,你过去好好去睡一觉。事办完了我们再去吃个饭。”
“那好,走了。”解雨臣接了钥匙直接走人,自家兄弟何必矫情。
  “这不会是规线的白粉,”霍秀秀拿过那张照片仔细看,照片上面的粉末跟规线粉不一样,它碎状颗粒比规线粉大的多。或许这一切真的没那么简单,不管是被压下去几宗案子还是今天这事,本身就都透着别样的诡异。
  “这是四件中唯一一件闹得比较大的,在学校七楼直接跳楼,我找找…是这张,摔成一团肉酱,现场吓晕好几个学生,那几个人现在还在接受心理医生的调解安抚。”霍秀秀蹙着眉把照片搁下低头在相片堆里翻找,半晌从一个夹件中抽出一张,里头黏黏糊糊的一团血色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她把夹件整个抽出来往桌上一摆,眉头越皱越深,“我估计我又得找解老头子给我调节调节一下心理了。”
霍姑娘眉头越皱越深,她站起身转头到窗边看了看,回到办公桌边神情已经收拾好,这让吴邪有些佩服,他自认一个男人或许都没有她的勇气与胆量。
  “我找到了这个,刚刚跟伶俐问过,已经能确认它的主要成分是BZD。”张起灵往现场案件袋中掏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个小玻璃瓶子,瓶子里面静静躺着白色碎块片,还有案件袋里还有一张拍了张起灵把它复原了的图片,霍秀秀捏着图片眼皮嘣嘣嘣地直跳,我就知道,怎么说你就死磕着说有嫌疑,原来是有线索了!头儿你太不厚道了你!
  BZD是安眠药中最常用的一种,GABA-BZD复合体不止一种,主要有“OMEGA-1”与“OMEGA-2”两类,每类在脑中的分布与作用各自不同。OMEGA-1管的是安眠与抗焦虑作用,OMEGA-2管的是肌肉放松、认知记忆等功能。
  一旦BZD与“GABA-BZD复合体”结合,就会提升该复合体的功能。由于BZD对“OMEGA-1”与“OMEGA-2”都有反应,所以药效都是综合性的,大致上可归纳成下列四种:抗焦虑效果、安眠效果、肌肉放松效果与抗癫痫效果。但是,不同药物结构特性不同。
这些都是在一般小药店就可以买到的安眠药。
  “以秦崖的反应来看,用的大概是BZD与OMEGA-2的复合体,他应该是没来得及用药。”
  “那现在是要怎么办?”贾尧双手交替叠在胸前,一脸我早料到的表情,他们这队长从来就不做不把握的事,不过问题就在于张起灵是查还是不查。
  把手上案卷搭到右边,又拿起另一份继续翻看,一面理所当然地开口,“贾尧,派几个人去医院蹲点,莫苏,把这四个人的…”
  “王萌萌,习雅萱,陈微,李晓,她们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没有亲密点的接触,而且四人交往圈全然不同,前几天那个自杀的叫萌萌,性格内向,班上没几个同学跟她交好,跳楼那个是习雅萱,是班上学习委员,性格挺温和的,人际关系还不错。其余两个分别是陈微跟李晓,一个性格泼辣常跟社会上的无为青年厮混,就是去参加夜欢派对时出事的,另一个则是整天神秘叨叨,百分百的神鬼主义者。虽然同班,但四个人甚至跟现在这个秦崖都没有半点交往,似乎五人都有避开对方的意图。”莫大少爷轻轻松松往面前笔记本的回车键上一点,把笔记本屏幕转向其余四人,不愧是城市基层委员会收集安全信息半路转侦警的莫苏莫大妈,这效率!虽然这人有时大大咧咧了点,重要关头还是很靠得住的。“这样的把戏就有点过了。”
  “话说起来,我觉得这几个人其实还是有一点藕断丝连的关系,这一个叫卿卿的女孩子,她直接间接都跟五人有不一般的关系。今天就是那个卿卿把秦崖约出去的。有这一层关系我想顾卿卿的口录与社交我们都要了解一下。”霍秀秀翻着几本资料边在笔记本上抄抄写写,一会边腾出左手抽一卷资料接道。
  吴邪往上推推眼镜,不经意地扫过全神贯注已经完全进去状态的几人,忽然想起解雨臣跟他说的那句,他们都是群疯子。确实,而溶入他们最好的法子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想想,敛着的唇往上勾,翻阅案件资料的速度越快了不少。
  几人整理之后分摊了桌上堆得比山高的资料堆,四宗案子时隔不多,但从头查起难度还是蛮高的,光是现在这堆资料就够这组人拿出拼命三郎的架势拼它个通宵了。
  当然,他们在挑灯苦读的同时,市医院这边秦崖也出了急救室,转到加护病房,解子杨把那女孩一窝人送出医院。这会正跟解雨臣吃完宵夜,“这女孩子不简单,碍,也给我来一口。”
  解子杨大手挎解雨臣肩膀,两人好哥们似的一路往回走,医院前路灯高挂斜斜拉长两人粘作一团的影子,解子杨把头靠过来暧昧不清地就要叼走解雨臣手上燃着的香烟,解雨臣微侧身躲开,丢他一个嫌弃眼神,“怎么说?”
  “我给她做疏导的时候她一直有意无意回避我问的问题,还试图带动我往别的方面去,如果按你说的那样,这女孩有创伤后压力症,还不如说她被人催眠过,她的情绪不稳定,很暴躁。”
  多抢两次无果,解子杨投降似的抬起两手摆摆,“这样下去什么都不能问得到,我看那现场总有点别扭,不像是一般的交通事件,而且头儿他们好像有什么新的发现…”
  “停!这事儿别跟我说,我已经不是警察了,这会就想当个安分守己的好公民。”解雨臣把烟抽几口,打断解子杨的话,气氛冷了下来,两人无语走回一栋欧美式建风公寓前,解雨臣打个招手算招呼,直直跨步进去。
  解子杨在楼下看公寓一层一层数,过了一分多钟五楼右侧亮起灯光,这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他接了起来,“头儿?好,我这就跟几个人过去。”
挂了电话解子杨安静把手揣入大衣口袋,转身一步步离开。
  约莫是解子杨走了六七分钟后,公寓对面暗黑的小巷里窜出一个身影,一个男人的身影,健美强硕,他一手抓着手机另一手还握半瓶‘青岛’,远处车辆灯光无意照射,在男人脸上反射一片亮光,嘴边挂着的是很邪乎的痞笑,整人显得邪魅无比。
  “还有多少在外面?嗤,这玩意儿也就那老头子能当糖果似的给自己孙女玩,这几天能我会自己搞定,折了我那么多弟兄可不是他那点破钱就陪得起的,叫你们的人规矩点别碍手碍脚,再出什么意外就不是那老头子能自己扛下来的了。”男人挂了电话,盯着公寓五楼右侧半响,暗影中他的笑意更甚,他转过身往五楼邪魅抛了个飞吻,离开。
  晚安,我的小猫咪,等我解决了那个老匹夫再回来找你。
  ——————————————————————【一·终】——————

评论

© 高贵的咖啡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