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咖啡豆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校园审判者 三1(已修)
天青青未转明,吴邪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额头冷汗直冒,脸色很苍白,张起灵起身给他去客厅倒杯水,他眼神很锐利,看来醒了有一阵子了。
“做噩梦了?”他拍拍吴邪肩膀。
吴邪握着他递过来的水杯不出声,直愣愣地盯着杯中的水出神。
不寻常的尸体,连续手法的案件……是哪里漏了什么?或者说,这不是连续的……
恍惚想起解雨臣说的话,吴邪看一眼张起灵,想把外套里的东西掏出来,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他皱皱眉抓起手机按了接通键,“喂…小花?”
那边的声音还带着起床气,有些烦躁,“那个叫顾卿卿的女孩在我这,你过来带走。”
“顾卿卿…她怎么?”
“先别问,赶快给我把她弄走!”
“好,我现在过去。”吴邪道。他把水杯搁到桌上,张起灵还在一旁看着他,“阿臣说顾卿卿在他那,我要过去一趟,需要把她带回局里么?”
“好…等等我跟你去,”张起灵点头站起来要换衣服,他手机响了,面无表情地接过去,吴邪到卫生间洗漱。“嗯?”
“秀秀说出现新的命案,墙上有血字,先去现场看看。”
等吴邪出了卫生间张起灵已经收拾好等他,拇指滑动手机屏幕脸色不是很好看。张起灵还拿着他的外套,见他出来把外套甩给他,顺带他正在翻看的手机,“新传过来的照片,你……”
吴邪接手时有东西从口袋里溜出来掉到地上,是透明胶袋,里面是几片紫黑色的薄片,吴邪顺着张起灵的目光落到胶袋上,瘦削的身形一下僵住了,张起灵看了两眼弯腰捡起来,眼神划过一丝尖锐,他不动声色地看向吴邪,“你要干嘛。”
“……”你要干嘛,而不是这是什么。
吴邪面上有些青了,抓着外套不知所措。
“我问你要干嘛。”张起灵眼神更冷了,吴邪抿抿唇,“我觉得需要检查一下,那样根本……”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
“我没有!我本来……本来……”
“够了,组织好你的思路再说,我不希望有任何欺骗,这个我会上交。”他眉宇不着痕迹一皱,把胶袋收到口袋里,“你必须给局里一个解释,现在先走。”
“可是小…阿臣那边…”
“我让子杨过去了。”
解雨臣挂了电话不耐烦地扫过在自家客厅里的人,真是够了!
谁能跟他解释为什么这个女孩会一大早敲他房门?还有!她怎么知道他住哪?!这太他妈扯淡,“我这就开水…”
“没事,我刚好渴了,谢谢医生。”女孩体贴地接过水杯朝一声笑笑。
一声医生倒是把解雨臣叫笑了,这下恼也不恼,勾着笑坐到女孩对面的沙发上。“顾小姐客气了才是,不知道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
“医生,我喜欢你~”
“……”
张起灵二人接到霍秀秀的电话急匆匆赶回局里,霍秀秀刚从现场回来,脸色有点苍白,“头儿,最新的片子,屠杀案。死者是六中高三六班班主任陈燕…墙上还用血刻画着‘审判’两字,初步鉴定死亡时间是三四天前。可能跟咱们查的几宗案子是同一个凶手,这种人渣!”

“陈燕?!”三四天前不就是吴邪接过电话那天?怪不得从那天接了电话后就没消息了,最近忙忘了,没想到……
张起灵接过档案袋,里面一大叠新洗出来的照片,他抽出一张脸色就黑了。吴邪把温牛奶搁上桌子,接过袋子,相片上狭小空间触目可及的血红色几乎溅满墙壁床单,死者以双手伸到背后蹲坐在床上,屋里乱糟糟的,沾血的头颅掉在身体脚边,尸体靠着的墙上,一点血凝固成一个奇怪的锥形。整个画面呈布满血迹,看起来病态又狂躁。也怪不得霍秀秀一脸苍白,气得咬牙切齿,这着实恶心人。
“为这事我五点就爬去现场了,早餐都没来得及吃。对了,我们查的那几宗案子,尸体都在昨天送到火化场火化了,是元局给批的。”吴邪的表情有点激动,霍秀秀蹙眉道,“上面似乎不想让我们查下去。”
“我跟他先过去。”张起灵听这话没多大反应,他拍拍霍秀秀,抽了相片打算往外走,吴邪跟上。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是总局局长元阳。他跟张起灵一齐人打了招呼直接说明来意,“哎,起灵,能在这里碰到你最好了,这宗案子连带前面你们翻动的那几宗都不要查了,上面会有人接手。”
“元局你说什么啊?!”霍秀秀惊讶地看着他,他前面的动作多少说明他是有打算搁掉这一系列案子,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他们头儿以前不是没动过那些疑难杂案,再多事都是眼前这个老男人压下来的,因为几年前这个刑侦组成立时他把头儿挖过来第一句话就是你只管干,其余的事,管他天王老子还是什么,犯了罪,他就得得到制裁。而现在这样……这唱的是哪一出?
张起灵没动,霍秀秀的质疑让元阳面色有点难看,他拍拍张起灵的肩膀对着他们说道,“这事不能再查,根本不是普通案件,这次是生化药物被盗走,上面已经派人来清除了。这事我们插手只能是添乱。”
“生化…那个不是犯法吗!二战后的严令,我们国家怎么会……”霍秀秀一下惊呼起来,你们怎么能做这种事!
吴邪听元阳这两句不由抿紧唇,生化武器?他转头看看张起灵,后者并没有什么表情,他忽的有些不爽快,说不上是因为局长还是对张起灵的,他以为,这个人就是冷漠了点。
“这……这玩意有什么威力?我是说它……泄露的话,有什么后果?”吴邪有些心惊胆战,生化武器,如果泄露死的不是一个两个,可是成千上万……
元阳头疼地揉揉额头,“具体还不知道,不过上面很重视,”
”我们去整理资料,明天接手的人。“张起灵看着霍秀秀着实不太好的脸色,向元阳点点头,打算先去现场看看。
“那也行,你们先过去,跟小贾他们也说一下,明天交替后放你们一星期假,好好休息。”
法医在张起灵他们到现场之前开始工作,他们几个只好在陈燕家的院子里简单开小会,盯着不及三十CM高的凳子两秒,霍秀秀干脆自暴自弃地把脚上八公分高跟直接脱了,大刺刺坐在地上,幸好今天穿的不是裙子,不然可得把这姑娘折腾得不轻。她一边把相片摆出来挑看,一边咬几口面包配张起灵适时递过来的温牛奶。这大清早吃个早餐都要搭上血肉模糊的现场,视觉确实够刺激。
霍秀秀从中抽出六张相片,“能确定六宗案子都是同一个凶手所为了?”
虽然这案件是肯定不能查了,不过资料还是得整理,他们现在基于这几宗案件的猜测与想法至少还是能让后来人少走些弯路。
“这次改直接在墙上写了,房间被砸得乱七八糟,但并没有留下有用的证据。”贾尧看完现场出来道,“凶手这次是连简单的伪装都不做了,不光这个明显的审判字眼,作案手法多少也有点相似,我们可以着重在同一个凶手的想法。”
“听说过心理画像么?”吴邪把照片按他的想法一张一张铺放到地上,霍秀秀点点头表示听过,张起灵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能做?”
吴邪提眼角晃一眼,摇摇头,他现在根本不能面对张起灵,那种慌乱太明显。“……现在心理画像的理论和技术并不是特别的成熟,国内还没有正式运用到刑侦工作里,只有一个人的猜测太过主观,很有可能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偏差,但我觉得这个凶手正在给我们做心理暗示么。就类似与这个心理画像。”
张起灵看着吴邪,眼中流露出疑惑,霍秀秀没忍住,直接问了句为什么这么说。
“过分残忍的现场,跟之前的都不同,又有一点让人觉得应该是相同的,”吴邪闭闭眼,拿起那张墙上画写审判的相片,沉思片刻,他在组织这些天所有的资料,脸上给人那股人畜无害的模糊完全不见,眼中透着凌厉。“起初我还不是很明白四宗案子的联系,现在反倒想通了,循环渐进,倒是个好法子。”
“前四宗案子手法粗糙,甚至该说是很明确给我们指出嫌疑,让我们觉得很疑惑,却又能抓住一点,那就是,连环犯罪。它试图把我们的思路往这上面引,到目前为止它也确实很成功。到现在这个案件把所有一点连成一线,就好像是现成的,我们一看就知道怎么办。所谓心理画像技术是依据犯罪心理学原理,以及其他相关科学知识,运用心理分析的方法,对犯罪人在犯罪现场所遗留的物质痕迹,即使是被假装、被破坏、用现代刑侦手段毫无认定价值的,甚至是似乎毫不起眼的细节,也可以寻找犯罪人的个性心理特征,从而描绘犯罪人的性别、年龄、种族、职业、学历等方面的特征,描绘犯罪人的家庭环境状况、社会环境状况以及人际关系、个人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等诸方面的特征的一种新的刑侦技术手段。不庸质疑,它用了一种比较笨的法子,对付警察却特别有用。”
霍秀秀瞪大凤眼像是看到怪物那般盯着吴邪,这人从刚刚开口就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冷漠,诡异。
“这宗案件是敲定一锤,心理画像说白了是每个人都具备的潜意识行为,不过作为警察会接受这方面更仔细的强化课程,从而使我们渐渐形成一种定向思维模式,这也恰恰就是它利用的一点,我认为这宗并不是同一个人所为。”
“可是,你怎么解释这些串在一起的信息?“贾尧有些不可置信地皱眉问道。
吴邪说,“无法解释。这是基于我另一个层面去猜测,背道而驰,很有可能全盘皆输。”
“那么,它为什么要对陈燕出手?仅仅是因为她接待过我跟莫苏的走访?”贾尧转动笔杆,试图从吴邪的角度去思考。“触怒它?”
“很有可能,陈燕知道它秘密,而陈燕在死前给警察局打过电话,是我接的。”张起灵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右侧一个声音,不高不低地说。
吴邪猛地抬头,张起灵拾着口供本站在他身边,头微微低着,看着他的样子很认真。
吴邪愣了一下,把手上一牛皮案袋打开说道:“我们这几天走访找到这些照片。” 
”总的来说,不论这宗案子是不是前面同一人所为,能肯定的是,它们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
“这张是我们从秦崖宿舍里找到的,”吴邪点在那张照片上,上面是几个受害者跟顾卿卿,这下总算把点连上了。“看清楚他们各人的手上,虽然不是刻意露出来,但能看见,秦崖跟李晓的戒指上面是T M,陈微的是T H P.习雅萱是T S.王萌萌是J.”
“我们再看一下这些,”吴邪抽出他排的几张照片,多数是尸体的青黑色皮肤特写,霍秀秀抿抿唇,把啃了一半的面包放下拿着照片仔细翻看。
贾尧快速地拿着对比,平日里地好好先生这时眉头也死拧着,“这个,这些锥形的标志,像一个叉子,既然他们之间有联系,这个戒指上的字母有什么…不对,顾卿卿手上没戴戒指,”
“或许有或许没有,她脱不了干系,我觉得戒指上的字母走笔像是希腊文。”霍秀秀打断贾尧的话,挥了挥几人的合照,“我妈是古希腊历史的考古学者,见过比较地道的写法,它字母附近的模糊小字是希腊文没错,不过像素问题我看不清楚它写的什么。”
“说到希腊,在某些方面应该说神话是经典,这些字母会不会就是其中的缩写?”
“希腊神话…先去医院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这样找太乱,”张起灵想想,站起来说道,“顾卿卿,没抓到实际线索,总在迷惑我们查案的视线,她若没一点关系,那就更危险了。”
“我过去医院一趟吧,昨天值班的医生说秦崖今天能醒,戒指的事他应该能说点什么。头儿你跟阿邪进去看看现场,或许有什么发现…”
———【TBC】OS:还是改一改好了- -

评论

© 高贵的咖啡豆 | Powered by LOFTER